臣爱睡_左岸花开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      

  上学的时候常常想,如果我晚上可以不睡觉多好啊,这样我的成绩一定比他们都好,想想而已,睡眠是不可自制的。有时候听说有人神经衰弱睡不着觉,艳羡不已,很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得的。现在我的工作常常是白天不能睡,晚上也不能睡,两天后再睡,有一阵的确“练”成了神经衰弱,并不节约生命,原来这种病是:困是不困了,但头疼,相当于睁着眼睛睡!

  可能有些素质是天生的,如心动过缓,粘稠血质,血压过低,如果再加上心情低沉,那就一睡不可收拾了。最严重是上中学的时候,学习越紧张时越能睡,有一天竟睡了22个小时。如果一天以48个小时计算该多好啊。不过上小学以前也爱睡,经常是吃完晚饭5点种就倒了,睡不着就给自己编故事,假设自己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流浪了。

  爱睡的天性让我一事无成。有一天买了一盆郁金香,用报纸包着回来的,闲着时眼睛落在废报纸上,看到了三个字的标题“臣爱睡”。仔细一看是读书报介绍梁遇春的一本书。原来爱睡也会被作家颂扬,找到知音啦。再一看,梁遇春才活到27岁,不过是死于猩红热,和睡觉无关。老天成全啊,“这么爱睡的人不如早点睡吧”。

  硬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好贴,梁遇春躺在床上不肯起来,是静听“流莺巧啭,细赏花影慢移”,而我只是死死地睡。

  发现了梁遇春是个很有趣的人,进而欣喜于和他的不谋而合。前些日子有个女孩跟我感慨:人生啊,人生怎么会是这样!我跟她说:人死就不是这样了。她噤声说:跟你聊天早晚会疯。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了梁遇春讨论过的《人死观》,原来若干年前他也曾这么想。梁遇春的散文虽然没写几篇,但极具个性色彩,他沉湎于一切矛盾痛苦带来的好的负作用,他眼里的生活充满乐趣,他的幽默有白的,也有黑的。

  《臣爱睡》是典故本来是形容一个人淡泊名利的。“陈抟大睡觉”是句民间流传颇广的俗话,《坚瓠集续》中有个故事:说他在华山云台观修道,每日总闭门独睡,一睡就是累月不起。周世宗听说他很有学问,又能睡觉,一时好奇,想看个究竟,就派人把陈抟召到他的禁中,锁在一间房子里。锁了一月多,开门看时,陈抟依然在酣睡。周世宗知他是个有道之士,召见他谈话,他对周世宗作歌道:“臣爱睡,臣爱睡。不卧毡,不盖被。片石枕头,蓑衣铺地。震雷掣电鬼神惊,臣当其时正鼾睡。闲思张良,闷想范蠡,科技服务业对科技产业创新有关键的支持推动作说甚孟德,休言刘备,三四君子只是争些闲气。怎如臣向青山顶上、白云堆里、展开眉头、解放肚皮、且一觉睡。管甚玉兔东升,红日西坠”。

  上学的时候父亲每天都早晨五六点钟起床给全家做早餐,给我装好带走的饭盒,这常常令我感觉亲情是不可思议的,它让我感觉到温暖,但是也让我产生对家庭的恐惧:每天都要一成不变的勤劳,我做得到吗?如果是我,或许会有一天神经性停止这种劳作——全家人等我做饭,我却一动不能动了,他们问为什么,我说不出来为什么。这时给他们讲讲《臣爱睡》的故事,或许他们会原谅我一天吧,或者让其余的人来体验一下生活未偿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

  “奸懒馋滑”,为人之大忌,还好目前我只有一恶,人的幸福是由没完没了的痛苦反衬出来的,被迫的责任,主动的责任把我们架的人的框架内,倘若不能黑白混合地幽默一下,将一成不变调整一下,苦者固然苦,甜者也未必甜了。

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(Ctrl+Enter)